追蹤
Q-life! 永和享活誌
關於部落格
永和生活圈地方報紙,讓你的生活圈更熟悉、更美好!
  • 1743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不只是豆漿:永和市空間的紀錄

【熱鬧】
台北縣永和市是全台灣人口密度最高的地方,5.599km2的土地裡面擠了23萬人,每平方公里4萬人,等於一間小教室裡住著一戶四口,吃喝拉撒睡都要在裡面解決。扣掉公共設施、道路面積再加上立體化所增加的樓地板,也許會更小。

但擁擠的永和一般建築屋齡都有20年上下,因為大部份的公寓住宅立面是貼那種小小塊的馬賽克瓷磚,而鐵窗也多是用4分圓鐵條彎出來的,這是只有20年前才 有的低工資高水準。到了今天,大半的房子都顯得老舊,巷弄狹小曲折,消防車很難通行。有五塊土地已經被劃入更新地區,但是卻遲遲無法動作。永和市像是新店 溪旁被陳年苔癬佔滿的岩石,陳年老化的苔癬堅定的固守領土不管時間怎麼沖,也只能去掉一點表皮。

這個圓弧形的河灘地上的城市,有三座橋放射狀通往台北,不管要去信義計畫區還是要去凱達格蘭大道,都是直直通到底非常方便。所以這個地方地價不便宜,而且 住滿了非設籍在地的上班族、工人、窮學生,因此永和的房東們喜歡把房子隔間租人,租越多人越好。但隔間畢竟也還有限,於是,增建成為更好的辦法。

以我對面的一排房子為例,去年春天某一棟五層樓的透天厝開始整修,修完變成六樓,再凸一塊大房間在屋頂,變成七樓。今年春天,驚蟄不是由雷公動手,而是水 泥師傅的強力電鑽,一下子就把對面另一棟四樓透天拆得剩下柱樑板,然後每天往外吃一點,到最近快收工了,長高成六樓貼二丁掛的嶄新出租公寓。但不只是這 樣,原本約四米寬的小巷子旁的舊房子都會退縮,整建完的房子則完全吃掉了這退縮的空間。

幾個月前我還可以在陽台看對面的歐巴桑在她家的屋頂種花,看他家女兒晚上十一二點才回家,現在整個情勢要逆轉了。現在對面的窗戶比我高一點,距離我的窗戶 只有四五米,近到可以看到我在看什麼書、放什麼電影、睡覺是什麼姿勢,也許放一根樓梯,哪天爬過來我們客廳看電視也可以。現在這家人應該是搬走了,未來會 做成出租公寓,以後對面會住誰?

【回首身世】
永 和的前身,其實是台灣第一個花園城市。1957年,省建設廳公共工程局做了台灣第一個都市計劃。這是個很有趣的計畫。因為剛撤退來台,國民黨政府害怕有一 天會發生飛彈大攻擊,於是聽取美國顧問的意見,要把道路弄的越彎越好,這樣飛彈會在非到目的地之前,會在路上先炸毀無辜的一般民房。黨庫通國庫,軍令通法 令,於是台灣戰後第一批都市計劃:永和、三重、士林、中興新村都背負了沉重的軍事任務。




也正剛好永和(當時還隸屬於中和鄉)長成半圓形,啟發了都市計劃人員的花園城市構想。所以,彎曲的道路、圓形的環狀道路就這樣被定下來。而也畫了七座面積相當大的公園綠地,以及各種公共設施。而人口,只設定了6萬人。

但政府錯就錯在把兩個相反的政策疊在一起,一方面畫了花園城市,一方面卻指定永和為「防空疏散區域」。所謂防空疏散,大概就是雞蛋不要放同一個籃子的意 思。尤其撤退來台的外省國軍弟兄大部分都擠在台北市裡面,萬一對岸丟了飛彈過來,豈不是折兵損將。而且另一方面,自清代朝廷來就十分不信任台灣的「土 勇」,(就是台灣土生土長的民兵),因為他們雖勇,卻不一定信仰中華民國。蔣介石想必也對台灣人不太信任,在緊要關頭更顯得黃埔國軍的價值所在。就這樣, 1954年頒布了防空疏散命令,大批軍民湧入永和。到了1957年想做都市計劃,永和早就已經人滿為患。於是乎花園城市的構想就還沒出現,便胎死腹中。









【底蘊】
從6萬到23萬人口,是政績還是荒謬的笑話?在這個空間填充的過程裡,來自全台灣的城鄉移民,也各自帶來了屬於家鄉土地的文化,讓這個城市,意義不再固定。

我找室友的那段日子裡,有很多來看房子的人說,永和真是個古怪的地方,有配置很奇怪的、有鬧鬼的(大坪數小租金)、有拜關公的,有新房子,有更多舊房子。這些都是在光鮮亮麗的街道上所看不到的、卻吸附在陰暗潮濕角落,只有親歷其中、深受其害才能體會。

這種雜亂、曖昧與意向不明的狀態,是近代台灣都市發展悲哀的一面。自從殖民時期以來,台灣自身的城市紋理就被破壞了,如同其他東亞城市一樣,依賴著全球經 濟和西方的發展邏輯。農村被破壞了,那種明亮沒有秘密的社會,被現代都市的異質性所打亂,但草根文化又不死心的回頭與它整個交纏在一起,而形成一種滴水不 透、滯悶潮濕的都市祕密社會。永和也許沒有被日本政府改變太多,但藉由拓寬幾條馬路(永和路、福和路),就把車輛、商店這些現代都市概念引進了這小農村, 這是文化上的重大衝擊。

我 們要說台灣的都市發展是順應著西方文明的邏輯發展嗎?很難說,也許正好相反。從都市意向不明的狀況看來,在我們這最無國族性及自明性的小島裡實則存在最深 的反抗(傳統產業的文化邏輯反抗著西方中心的文化),而生產出了最不和諧的空間形式和都市紋理。看似最順從資本市場邏輯的競爭之島,是最具內在矛盾和反抗 作用的,故而如風水、算命為代表的傳統文化仍根深蒂固的存在都市的每一角落,並隨時準備從舊文化裡反咬現代社會一口。






【現在的故事】
這就是現代都市社會的狀況,我們生於此,長於此,知道其間的秘密和樂趣,也知道其間的悲劇和痛苦。但我不知道永和骨子裡的痛苦,我只是個過客。

永和是個帶著風溼症的老人,而我,是與她禮貌性聊個幾句的年輕人。我不認識她,她也不認識我。我所知的只是關於她被傳頌的風流韻事,但是那南來北往的人們,在她心裡留下來的喜悅和創傷,則是無從追問的故事。那太細碎了。

五十年算短嗎?研究永和的人說短短五十年變成高密度的城市。但是對於從鄉村一路挺進到現代都會的永和自身,花園城市的夢想卻是在漫長的折磨中,一點一滴, 被消耗殆盡。我在一疊研究資料裡看到的只是歷史事件的紀錄,至於人怎麼生活,卻是另外一回事。我只有推敲想像,或在生活偶然的發現中拼湊現實。

現在的永和是一個住滿了軍公教人口的城市,很有彼岸公民社會的味道。但他們早上都去台北市上班了,只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城市,留下一些老人和外傭,在市公所外面的人行道上吹風發呆,或留他們在一些晦澀難解的潮濕角落裡,暗自凋謝。









sunsio

轉載自 http://blog.yam.com/ipdemolition/article/6593281

  看到了老態龍鍾的萬華區,朋友與我的閒聊間,不禁擔心起永和市這個地方。內湖和新店等地,逐漸因都市計畫而新起,整齊的高樓大廈、完善的交通和幾家林立的超大賣場,都不是永和這個「因人置宜」的小地方比得上的。

  曾聽到一個住新店的朋友形容一條小馬路為「巷子」,若是如此,永和應該遍佈「走廊」了。那種只容得一人穿越,卻是雙向人行,外加不時機車竄出的「走廊」多得是,這也算是個奇特的風景:人的方便大於制度面。也許可以因此笑著說:「永和是個重視『人』的城市。」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